这种感觉在波士顿上学的时候很少见:每天醒来,对新的一天满怀期待的时候不多;虽然都会因为课程非常令人投入而怀着一种期待的心情去迎接这一天,但是在高中待的这四个月中,可以说是一次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个人觉得是在波士顿没有真正的知心朋友、没有真正能玩到一起的人:初中和高中两年,真的都可以说是形成了自己的三观与性格的年纪;而就在这个年纪,每天有大半天接触的都是这么一群可爱的人,为什么不会想他们呢?

亲戚呢?虽说有血缘关系,但是一来平常见的不多,二来,也是最重要的,在自己成长道路上没有扮演重要的角色,所以他们在我心目中的优先级,反而会相比“毫无血缘关系”的初高中同学高许多。

回来之后,能见到他们的机会真的太少、太少。希望能在暑假多玩玩,多聊天,看他们对高中生活的总结、大学生活的规划、与对人生的见解,和我所期望的,又有什么不同。